中国教育1台往期回看 醫療器械 保健品網 醫藥招商 醫藥資訊 產品大全 百姓OTC 醫藥搜索 醫藥展會 醫藥人才 醫藥論壇
中醫藥-中國醫藥網
中醫藥首頁 辨證論治  針灸推拿   藥膳食療   中藥檢索   名醫風采   中醫文獻   中藥圖譜   中醫藥詞典   中成藥
 高級搜索
中藥資源

中藥圖譜 中藥故事
中藥炮制 藥材栽培
藥市快訊 中藥法規
中藥招商 中藥產品


中醫基礎
·基本特點 ·陰陽學說
·五行學說 ·八綱辨證
·望診 ·聞診 ·問診 ·切診
·方藥概論 
...更多

藥材認識
拼音索引:
A B C D E F G H J K L M N O P Q R S T W X Y Z

筆畫索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以上

常用方劑

解表 清熱 溫里
瀉下 消導 祛濕
理氣 理血 補益
固澀 開竅 驅蟲
鎮潛熄風 祛風濕
止咳化痰平喘


  中醫知識

湖北快三全天计划网:急癥針灸的歷史與現狀

正常字體  放大字體

    針灸治療急癥,在我國已有2000余年歷史。在漫長的臨證實踐中,歷代醫家積累了極為豐富的經驗。通過現代針灸工作者以及其他學科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又有了新的提高和發展。認真地回顧我國急癥針灸發展的歷史。系統地整理有關文獻,總結古人和今人在這方面的成就(也包括教訓),對于提高針灸防治急癥的水平,促進針灸學科的發展,都當有所裨益。
 
    秦漢  肇始奠基
 
    從秦漢直至晉初,是我國針灸防治急癥歷史上的奠基時期,其總的特征是:
 
    1.應用針灸治療的急性病癥已經遍及內、外、婦、兒及五官各科,但病種還不多,分類亦欠精確。
 
    2.治療方法從純用灸治逐步發展到毫針刺為主,兼用刺血、灸治、火針等法。張仲景確立的三陽宜針、三陰宜灸的原則,在當時有其積極意義,但對后世也產生某些消極的影響,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灸法應用于急性熱癥。
 
    3.配穴組方,經歷了從經病取經(脈)到循經取穴,從單方到復方的過程。但這一時期的處方,還是以單方為主,復方亦不夠嚴謹,辨證組方尚處于初級階段。
 
    4.針刺手法,除了提出補瀉法外,開始注意到激發溫熱針感循行對療效的影響。從總體看,補瀉手法還較粗略簡單,對氣至針感的描述及認識僅是初步的。
 
    5.開始提出急癥針灸應掌握時機、及早防治的思想,在某些地方還體現了針灸并用或針藥結合的觀點。
 
    晉唐  偏重灸療
 
    晉唐時期在急癥灸法防治上取得較大進展,無論在病癥種類,灸治方法及防治經驗等方面都勝過先秦兩漢。不過,從總體上說,這些進展,主要還是臨床上的總結,這顯然是由于這個時期以臨床醫學為主的特點所決定的。
 
    除了火針獲得一定發展外,針法未受到應有的重視。晉唐時期,這種偏重灸療的風氣,特別是王燾等主灸派貶針褒灸的偏執主張,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急癥針灸學的進程。
 
    宋代  針灸并倡
 
    宋代在針灸治療急癥上的成就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 進一步探求急癥灸治理法
 
    宋代,灸法仍占主導地位,出現了我國第一部急癥灸治專著《備急灸法》。當時的一些醫著和針灸著作如竇材之《扁鵲心書》、許叔微的《普濟本事方》、王執中的《針灸資生經》等,多記載有灸治急癥的內容。在理論和實踐上都較晉唐有所發展。
 
    1.重視理論探討
 
    灸治急癥,晉唐時偏重臨床,缺乏理論上的研究。宋代一些醫家開始注意到這方面的工作。竇材提出灸可扶陽保本說, 他認為“醫之治病用灸,如做飯需薪”(《扁鵲心書•卷上》),人以陽氣為本,“陽氣盡必死人”,灸治可資生陽氣。所以主張“于無病時,常灸關元、氣海、命關、中脘”(《扁鵲心書•卷上》),以預防疾??;一旦出現傷寒、疽瘡、中風、喉痹、小兒驚風、痘疹黑陷等急重之癥,“若能早灸,自然陽氣不絕,性命堅牢”。這就從理論上初步說明了灸法防急癥的機理。由于竇材偏重從溫補脾腎陽氣角度論述灸法防治機理,后世有人稱其為溫補派的創始人。較其更早的許叔微,也探討過灸壯腎陽的機理。這些見解,盡管還不夠完善,但對灸法在急癥中的應用有某種指導意義。
 
    2.篩選適應病種
 
    晉唐時期,灸治所涉病癥面極廣,及至宋代,通過臨床反復觀察,對適應病癥逐步進行篩選,采取了較為科學的態度。如“將已試之方,編述成集”的《備急灸法》一書中,僅收錄了二十二種急性病癥?!墩刖淖噬匪淙皇趙亓舜罅殼叭嘶蛩說木鬧我椒?,但作者王執中重點突出的是他本人或親屬的治驗。從而對灸治的適應范圍作出較為恰當的評價。
 
    3.補充灸治方法
 
    《針灸資生經》首先記載了天灸法治療瘧疾。許叔微創用隔巴豆、黃連灸法治療傷寒結胸證,辦法是將巴豆、黃連搗細,“用津唾和成膏,填入臍心。以艾灸其上,腹中有聲,其病去矣,不拘壯數,病去為度”(《普濟本事方•卷九》)。針對當時士大夫懼灸畏痛,竇材發明了“睡圣散”:“惟是膏梁之人,不能忍耐痛楚,當服睡圣散,即昏不知痛”(《扁鵲心書•卷上》)。此方還適用于不配合施治的急癥患者,如“風狂妄語……先服睡圣散,灸巨闕七十壯”(《扁鵲心書•卷上》)。關于艾灸的壯數,《針灸資生經•第二》明確指出“皆視其病之輕重而用之,不可泥一說,而又不知其有一說也”。艾炷的大小,則應視年齡或部位的不同而異,“凡灸大人,艾炷須如蓮子”,“若灸四肢及小兒,艾炷和蒼耳子大;灸頭面,艾炷如麥粒子大”(《扁鵲心書•卷上》)。以上這些,在認識上或實踐上都是一大進步。
 
    4.重視灸感流注
 
    宋以前典籍,如《備急千金要方》等亦曾提到過灸治時宜激發灸感向病所循行,但記述甚為簡略。這一現象引起宋代一些醫家的濃厚興趣?!侗訃本姆ā匪刂鋼字瘟埔喚謚?,對騎竹馬灸法(此法首載于已佚之《衛濟寶書〉,約撰于十二世紀初)的灸感流注現象作了生動細致的描繪:“其艾火即隨流注,先至尾閭,其熱如蒸,又透兩外腎,俱覺蒸熱,移時復流足涌泉穴,目下而上,漸漸周遍一身”?;乖諏俅倉薪徊焦鄄斕?,這種現象與療效關系密切:“覺火氣游走,周遍一身,蒸蒸而熱,再視正瘡孤腫,已消滅五六分矣”,認為“奇功異效,蓋原于此”(《備急灸法》)。王執中更有切身感受:“它日心疼甚,急灸中管數壯,覺小腹兩邊有冷氣自下而上,至灸處即散,此灸之功也”(《針灸資生經•第四》)。通過較深入的體察,進一步證實激發灸感傳注是提高急癥療效的一種手段,這不僅有著重要價值,而且對金元時期“氣至病所”手法的產生也可能有著直接或間接的影響。
 
    (二) 急癥針治有所豐富
 
    用針刺治療急癥,在宋代仍處于從屬地位,雖然尚未出現明顯的進展,但隨著針刺在急癥臨床上日益廣泛使用,已經孕育著突破。
 
    1.注重針刺技術
 
    急癥救治對針刺操作提出了較高的要求。宋代一些針灸醫家已看到這一點。有些穴位操作不當,可造成事故,用治急癥須特別注意,如承泣穴“目眥赤痛,禁不宜針,針之令人目烏色”(《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卷三》)。所以,在臨證時應不斷提高針刺技術,以適應救治需要。如鳩尾穴,《備急千金要方》認為不宜灸刺,《銅人腧穴針灸圖經》記載該穴可治心風、驚癇、發癲、喉痹等急癥,但指出“此穴大難針,大好手方可此穴下針”。說明在針刺技術方面已積累了一定經驗。其次,在針刺補瀉上也進一步運用一些比較復雜的手法。如針攢竹穴,“針入一分,留三呼,瀉三吸,徐徐而出針”(《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卷三》)。其中就包括了留針、徐疾、呼吸等手法。正是宋代在針刺技術上的實踐,才促成了金元時期這方面的突破。
 
    2.補充火針刺法
 
    宋代火針應用于急癥,在方法上有所增加。主要有兩種,一為火針刺血法,即以火針加熱后刺絡出血,治療卒足腫等癥;一為火針散刺法,用火針在體表較大范圍內反復叩刺,對急性腰痛有效。上述兩法均見于《針灸資生經》。
 
    總的說來,宋代在急癥治療上,針灸并倡,但灸法仍為主導,并在理論和臨床等方面都有發展。針治急癥開始再次得到重視,雖進展不大,然而為金元時代的突破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金元  創新突破
 
    金元時期無論在急癥針法還是急癥灸療上,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都有一定突破。其中,復式補瀉手法的出現,促進了明代各種補瀉手法的產生。隨著針法的深入研究,特別是手法的廣泛采用,使得急癥療效日益提高,治病范圍不斷擴大,針刺開始逐漸地位于其他諸法,特別是灸法之上。
 
    明清  日臻成熟
 
    明代是我國針灸史上的一個鼎盛時期。作為整個針灸學科組成部份的急癥針灸也進入了日趨完善的階段。主要表現在下列幾個方面:
 
    (一) 救治范圍空前擴大
 
    明代,應用針灸治療的急癥種類大為增加?!渡裼匪卣刖鬧瘟頻?60余條癥候中,急癥約占三分之二。明朝著名針灸家楊繼洲在總結前人與本人豐富臨證經驗基礎上,立針灸治證89種,其中內科疾患42種,即含中風、中暑、哮喘、咳嗽、肺癰、泄瀉、痢疾、癃閉、黃疸、呃逆、狂證、癇證、霍亂、血證、瘧疾、心痛、胃脘病、傷寒、頭痛、胸脅痛、腰痛、腹痛、發痧等急性病癥;外科疾患11種,亦包括丹毒、痄腮、疔瘡、癰疽、乳癰、破傷風等急癥;婦科疾患11種,內有崩漏、難產、產后血暈、胎衣不下等急癥;兒科疾患4種,包括小兒赤游風等;五官科21種,有目赤腫痛、耳聾氣閉、乳蛾、舌腫、牙痛、咽喉腫痛等急癥。以上這些,基本上已經概括了祖國醫學中針灸治療的急性病種。
 
    (二) 探索總結辨證施治規律
 
    為了擴大病種,提高療效,明代醫家重視探索和總結急癥針灸中的辨證施治規律,楊繼洲和高武等醫家作出了較大的貢獻。他們通過反復的實踐,已摸索出以下幾條:
 
    1.辨證須精細
 
    急癥,一般主證多較明顯,具體辨治時要求作深入細致的分析。首先須詳析病因病機。如心胸痛:“心痛有九種,有蟲、食痛者,有心痹冷痛者,有陰陽不升降者,有怒氣沖心者,此癥非一,推詳其癥治之”(《針灸大成•卷九》)。另如頭痛,亦有“風、風熱、痰濕、寒、真頭痛”等的不同(《針灸聚英•卷二》)。其次,要細辨各種證型,同屬哮喘,有“水哮”、“氣哮”、“咸哮”之異。另外,還須兼顧其他各種因素,楊繼洲曾強調指出,中暑之預后,與得病發病時間有關,“至八、九月方發。乃難治也;六、七月受病淺,風疾未盛,氣血未竭,體氣未衰,此為易冶”(《針灸大成•卷九》)。
 
    2.施治應據癥
 
    急癥病重多變,對治療要求較高。關鍵一條,必須對癥?!墩刖木塾?#8226;卷二》提及,同一急性病癥其癥候表現不同,取穴亦不同,如痢疾一證,“白痢,大腸俞;赤,小腸俞”;刺灸之法也不同,如腹痛,“實痛宜刺瀉之,……邪客經絡,藥不能及者,宜灸”;刺灸目的亦不同,如發熱,“熱病汗不出……(針)以導氣;熱無度不止,……血以泄熱”。
 
    3.操作重針法
 
    這也是施治關鍵之一。急癥急治,針法的熟練運用甚為重要。楊繼洲曾對中風不省人事,針人中等穴不效的情況作了分析,認為是“針力不到,補瀉不明,氣血錯亂,或去針速,故不效也”(《針灸大成•卷九》)。
 
    以上這些認識不僅較前人更為深入系統,而且對今天的臨床,也有一定指導意義。
 
    (三) 急癥針法已近完備
 
    1.補瀉手法豐富多采
 
    明代為針刺手法研究的全盛時期?!督鷲敫場肥且黃拋芙岬筆筆⑿械母骼嗟ジ詞絞址ǖ惱刖母韙?。急癥應用的手法,多為瀉法,或以瀉法為主兼用補法。如透天涼適用于“風痰壅盛、中風、喉風、癲狂、瘧疾、單熱等一切熱癥”,龍虎交騰法能“治損逆赤眼,癰腫初起”等(《針灸大成•卷四》)。
 
    “氣至病所”手法,得到了明代醫家極大的重視。楊繼洲反復強調:“有病道遠者,必先使氣直到病所”(《針灸大成•卷四》)。在竇漢卿《針經指南》的基礎上,進一步將“氣至病所”與補瀉融為一體。形成一套較完整的手法。正確運用這種手法,可以提高急癥救治療效,一如《梓岐風谷飛經走氣撮要金針賦》所言:“驅運氣血,頃刻周流,上下通接,可使寒者曖而熱者涼,痛者止而脹者消,若開渠之決水,立時見功,何傾危之不起哉”(《針灸聚英•卷四下》)。
 
    2.時間針法推廣應用
 
    時間針法到明代有很大的發展。貢獻最杰出的是徐鳳。他在何苦愚《子午流注針經》以及其他醫家經驗的基礎上,撰成了《徐氏子午流注逐日按時定穴歌》。這一歌賦,是應用子午流注納甲法的重要依據,并使之得以在針灸界普遍推廣。另一種子午流注針法,即以十二經脈與一日內十二時辰相配的納子法,雖亦始于宋,為丁德用注釋《難經》時首次提出,實際上也是直到明代才由高武加以發揮完善的。運用子午流注針法可以提高急癥針灸療效,這在上節已述。而明代醫家在臨證過程中,又進一步指出,子午流往針法應用于急癥時必須依據病情靈活掌握,切忌呆板。正如李梴所云:“燕避戊己,蝠伏庚申,物性且然,況人身一小天地乎?故緩病必俟開闔,猶瘟疫必依運氣;急病不拘開闔,猶雜病舍天時而從人之病也”(《醫學入門•卷一  針法》)。楊繼洲則更為具體地指出;“遇有急疾奈何……妻閉則針其夫,夫閉則針其妻;子閉針其母,母閉針其子”(《針灸大成•卷五》)。
 
    另有靈龜八法與飛騰八法,均系以人體奇經八脈配合八卦、干支而構成的時間針法。雖源于竇漢卿之流注八穴,且經同時代的王國瑞發揮,但真正開始廣泛應用于臨床,亦是經徐鳳加工、整理并編寫成《奇經八脈周身交會歌》等多首歌訣之后。
 
    (四) 灸治理法趨于完善
 
    灸法,在明代已不及針法應用之廣。急癥治療中亦然如此。但是也有一定進展,且出現如《類經圖翼》這樣設專篇論灸治的書籍。
 
    1.灸療機理系統總結
 
    關于灸治急癥的作用機理,在明以前,歷代雖各有不同程度認識,但多是零散的,不完整的。首先對灸治機理作較全面概括的是明代醫家李梴,他指出:“虛者灸之,使火氣以助元陽也;實者灸之,使實邪隨火氣而發散也;寒者灸之,使其氣之復溫也;熱者灸之,引郁熱之氣外發就燥之義也”(《醫學入門•卷二  灸法》)。而急癥灸治機理,張景岳說得更為明確:“凡用灸者,所以散寒邪,除陰毒,開郁破滯,助氣回陽,火力若到,功非淺鮮”(《類經圖翼•卷十一》),假如“癰疽為患,無非血氣壅滯,留結不行之所致,凡大結大滯者,最不易散,必欲散之,非籍火力不能速也”(《景岳全書•外科鈐》)。
 
    2.灸療作用觀察深化
 
    灸療對急癥的防治作用,至明代又有更多認識。晉唐時期記載有艾灸預防瘴毒之類外感邪毒,明代醫家則認識到灸亦可預防臟腑內傷所致的急性病癥,當出現中風之候時,“便宜急灸足三里、絕骨四處各三壯”(《針灸大成•卷九》),其于萌芽。
 
    其次,發現可根據灸后反應未識別病治深淺,如癰毒,灸后“先不痛而后覺痛者,其毒輕淺;先痛而后反不痛者,其毒深重”(《類經圖翼•十一卷》)?;箍刪荽肆私庠ず蠛沒?,如疔瘡一癥,“以蒜膏遍涂四周,只露毒頂,用艾著肉灸之,以爆為度,如不爆者難愈”(《類經圖翼•卷十一》。
 
    3.灸療方法有所革新
 
    明以前,主要采用著膚灸(直接灸)和隔物灸二法施治。明代出現艾卷灸。艾卷灸使用方便,熱力可隨時調節,施灸時間亦能任意控制,所以一直沿用至今。明代的艾卷灸多為配入一定藥物的藥條灸,稱之為太乙神針、雷火神針等,常用于急癥治療。張景岳還記載了一位稱孫道人的所創制的神仙薰照方,對癰毒中”毒邪熾盛,其勢猛急而垂垂危者,則宜用薰照方,更勝于灸也”(《景岳全書•外科鈐》)。所謂神仙薰照方。實際上也是一種藥條灸。張景岳在書中詳細介紹了此方的具體操作:先將藥條“以真麻油潤透,點灼瘡上,須離瘡半寸許,自紅暈外圈周圍徐徐照之,以漸將捻收入瘡口上,所謂自外而內也。更須將捻猛向外提,以引毒氣,此是手法。此藥氣從火頭上出內透瘡中,則毒隨氣散,自不內侵臟腑”(《景岳全書•外科鈐  古方》),這種灸治手法的應用,有助于療效進一步提高。在急癥灸治的壯數上,張景岳也提出了新看法:“灸者必令火氣直達毒處,不可拘定壯數”,如能“前后相催,其效尤速”(《類經圖翼•卷十一》)。這里,已將“氣至病所”和灸治壯數作了有機結合,無疑是“氣至病所”法在灸治上的一種創新。
 
    (五) 急癥醫案較詳細完整
 
    針灸急癥醫案,最早為《史記》所載扁鵲治虢太子尸厥,但屬史料。后世的《備急千金要方》、《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也有部份記述,然而往往以他人或前人醫案為主,多系只字片語的傳說?!墩刖淖噬芳竊夭簧僮髡弒救思捌淝資艫囊槳?,有一定價值,但亦失之于簡略。我國古代針灸醫案記錄較詳涉及面較廣者,當推楊繼洲醫案。楊氏醫案載述其行醫46年中所治針灸驗案共27則,其中急癥醫案近20則。病種包括:痢、嗽血、癇狂、狂證、傷寒、咽喉急癥、便血、兩腿風以及當時診斷不明的危異之疾等。醫案內容詳細,辨證確切,組方嚴謹,講究手法。故療效顯著。如熊可山一案,病人患痢兼吐血不止,身熱咳嗽。繞臍一塊痛至死,脈氣將危絕。癥候復雜,病情險重,眾醫都認為不治。楊繼洲按急則治其標之意,抓住急中之急的腹中氣塊劇痛一癥,“急針氣海,更灸至五十壯而蘇,其塊即散,病即止。后治痢,痢愈,治嗽血,以次調理得痊”(《針灸大成•卷九》)。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針灸避忌問題。唐•孫思邈最早提出急病不必拘此。至明代,避忌之風愈演愈烈;各種禁忌,諸如“尻神禁忌”、“人神禁忌”之類到處盛行。對針灸學的發展起了某種阻礙作用。特別是急癥,最重不失時機搶救,矛盾更為突出。當時,一些具有豐富學識和臨床實踐的針灸醫家已對此持懷疑態度。高武認為“以上諸禁忌,惟四季所忌,似合《素問》,其余不知何時何人所起…。卒急何暇選擇,此時人神、尻神亦憫病危而不禍乎?”(《針灸聚英•卷三》)所以,他尖銳地指出:“夫急難之際,命在須臾,必待吉日后治,已淪于鬼箓”。楊繼洲亦曰:“若急病,人尻神亦不必避也”(《針灸大成•卷四》)。 他還針對《標幽賦》的二句歌賦:“望不補而晦不瀉,弦不奪而朔不濟”,特別加以注解:“如暴急之疾,則不拘矣”(《針灸大成。卷二》)。尤為難能可貴的是,楊氏醫案中還記錄了二則不避禁忌的驗案。如王會泉亞夫人案,病人患危異之疾,半月不飲食,目閉不開,六脈似有如無,病情嚴重。他認為“此疾非針不蘇?!松袼?,如之何?若待吉日良時,則淪于鬼箓矣”,于是“即針內關二穴,目即開,而即能食米飲,徐以乳汁調理而愈”(《針灸大成•卷九》)。以上這些體現了明代醫家在急癥救治實踐中尊重科學的精神。
 
    清代,產生了不少針灸著作,包括《神灸經綸》這樣的灸治專書,另有一些收集民間治療方法的書籍,如趙學敏編的《串雅外編》等,都包含有相當多的急癥針灸方面的內容。但由于多數書籍重在匯集前人文獻,加之清朝后期道光帝明令禁止太醫院設針灸科,導致整個針灸學科的衰落,使得急癥針灸未能取得更多的成就。清代大致有以下兩方面發展:
 
    1.治療范圍有所擴大
 
    溫病學說到清代已經成熟,一些急性溫熱病癥候逐步采用針灸治療,并獲得較好的效果。如瘟疫:“熱入血室,發黃,身如煙薰,目如金色,口燥而熱結,砭刺曲池出惡血,或用鋒針刺肘中曲澤之大絡,使邪毒隨惡血出,極效”(《針灸逢源•卷五  瘟疫》)。
 
    一些兇險重癥,歷代記載多屬不治的,至清代,隨著治療方法的改進,逐漸使之成為可治。諸如疔瘡走黃一癥,“毒氣內攻,走黃不住,瘡必塌陷,按經尋之,有一芒刺直豎,乃是疔苗,急用針刺出惡血。即在刺處,用艾灸三壯,以宣余毒”(《針灸逢源•卷五》)。
 
    2.刺灸之法有所發揮
 
    首先在操作方法上有一定增補。急癥灸治,在隔物灸方面,清代又增加了黃蠟灸、豆豉餅灸、蠐螬灸等,《串雅外編》還收編了民間的雞子灸(即用雞蛋白乘熱覆蓋于腫毒上,上用艾灸之)、碗灸等法。多用于治療急性癰毒。另外,救治瘋犬咬傷,還主張在咬傷處”急用大嘴砂酒壺一個,內盛干燒酒,燙極熱,去酒以酒壺嘴向咬處,如拔火罐樣,吸盡惡血為度,擊破自落,上用艾炷灸之,永不再發”(《醫宗金鑒。刺灸心法要訣》)。急癥刺法,《串雅外編》也收集了這方面的民間防治經驗。如刺血治急痧將死,方法是“將口撐開,看其舌處有黑筋三股,男左女右,刺出紫血一點即愈。刺血忌用針,須用竹箸嵌碎瓷碗尖為妙”(《串雅外編•起死門》)。另有針挑治悶疹子(指麻疹不能透發)、喉痹等。
 
    關于急癥治療次數與療程,歷代未明確指出。鑒于急癥勢如奔馬閃電,清朝一些醫家提出某些急重之候,要求治療不可間斷,甚至日可2次。如癰腫瘡毒,須“針無間日,如或針間日則無效矣,……或一日再刺,以瀉其毒”(《針灸集成•卷二》)。現代治療急癥,亦主張連續追截,重者日針2至3次,這對于扭轉病勢頗有臨床意義。
 
    另外,清朝醫家強調審證取穴,正如吳亦鼎所云:“灸法亦與針并重,而其要在審穴,審得其穴,立可起死回生”(《神灸經綸•引言》)。
 
    綜上所述,我國的急癥針灸證治,奠基于秦漢,經過晉唐宋大量臨床、特別是灸治方面實踐的豐富充實,金元在理法上的創新突破,至明清終于形成了一套比較系統和完整的理論和技術,與中醫學的其他療法一起,在同急性疾病斗爭,?;す糯投嗣窠】瞪?,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現代發展概況
 
    從清末至民國。隨著針灸學科本身的凋蔽,急癥針灸幾無進展。就收集到的資料看,二十世紀二十、三十年代,僅有針灸治療瘧疾(1923年)、流行性腦脊髓膜炎(1934年)、嬰幼兒破傷風(1935年)等少數病種的零星報道。所以,現代針灸防治急癥工作,實際上是建國以后的事。從上一世紀50年代初開始,急癥針灸的報道日漸增多,內容尚停留在一般的臨床觀察上,病例數亦較少。自50年代末至70年代中,不斷產生的各種針灸變革之法,如電針、水針(穴位注射)、耳針以及頭針等逐步應用于急癥臨床。針灸治療的急癥病種漸漸擴展至各臨床學科,不少病癥已積累相當數量的病例,有的并運用較大樣本進行對照觀察,少數病種還通過實驗研究,進一步探求急癥救治機理。70年代末至今的20余年,針灸防治急癥更是進展重大,多方面都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針灸療法正在成為臨床各科急癥救治工作中的一支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下面將近年來的進展特點作一簡要介紹:
 
    (一) 救治范圍向縱深拓展
 
    經統計,適于針灸治療的現代急癥病種已超過百種。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所確認,并于1980年向世界各國推薦的43種針灸適應癥中,急癥竟占一半以上。針灸治療的急癥病種遍及內、外、兒、婦、皮膚、眼、口腔及耳鼻喉各科,無論昏迷、休克,還是重癥傳染??;無論是急腹癥,還是嚴重的心血管疾病,都取得了一定的療效。在救治范圍方面,現代急癥針灸的趨勢是:從以往不能用針灸治療的到可用針灸救治;從原來針灸只能作輔助治療的上升到可作為主要療法;從本來需要配合其他療法的到單純用針灸治療。如急腹癥,古代典籍僅記載灸治腸癰1項,50年代,針刺也主要用于治療急性闌尾炎。近30余年來,通過大量病例的實踐,已逐步發展到治療膽囊炎、膽石病、急性胃及十二指腸潰瘍穿孔、腸梗阻、胰腺炎、急性腹膜炎等多種急性病癥及其他各種原因引起的急腹痛。其中,再以膽石病為例,西醫一般采用手術療法。建國初期,開始用中藥排石;70年代,針灸只是中西醫結合“總攻”排石的一個輔助措施;從八十年代開始,已可單獨應用針灸(包括各種變革法)或以針灸為主排石了。與此同時,一些主要用針灸治療慢性狀態時的疾病,現在已被用于急性狀態的救治。如高血壓病,以往針灸僅僅用于平時降壓,現已參與急進性高血壓的搶救。近年不斷報道針灸治療哮喘持續狀態等。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針灸療法還在一些急危病癥中出現了一種新的動向,如流行性出血熱,是一種世界范圍內流行,死亡率較高的急性傳染病,以往均依靠西醫藥物搶救,近年采用針灸之法與西醫支持療法配合,不僅能有效防止其轉變,而且明顯縮短療程,提高了本病的愈顯率。萊姆病是一種以蜱為媒介的急性螺旋體感染疾病,1985年我國才首次發現,九十年代即有電針治療的報道。另外,屬于沉渣泛起的急性淋病,發病率有逐年增高之勢,針灸的作用也已愛到期關注。這些都進一步啟示,針灸療法不僅具有難以估量的潛力,而且表明針灸治療急性病癥正在跟蹤現代疾病譜的不斷地開拓新的領域。
 
    (二) 針灸預防急癥富有成效
 
    預防急癥的發生或發展有重要臨床意義。建國以后的50多年,針灸預防急癥已在臨床和實驗研究上取得較大的成績。工作做得最多和最早的有二類,一是用針灸預防某些急性傳染病。早在50年代,有人在流感流行區的人群中,對818例健康者針一側足三里進行預防,結果無1人發病。用針刺預防小兒脊髓灰質炎、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流行性腮腺炎以及麻疹等都獲得了明顯效果。二是發明于1958年的針剌防手術痛,即為舉世矚目的針剌麻醉。手術痛雖不是疾病,但可歸為急性疼痛。經200余萬例的嚴格觀察,證明針剌鎮痛的效果是確切的,這種作用的產生是有物質基礎的。
 
    按照針灸醫學自身的特點,在其他各臨床科也積極地進行了防病工作的探索。如內科,在繼承古代灸防中風經驗的基礎上,開展關元百日灸預防中風;外科,用耳針預防輸血、輸液反應,針刺預防外科感染、術后腹脹;婦產科,應用針灸預防人流綜合反應、產后出血、先兆流產、先兆早產等;五官科,采用刺血或穴位注射法預防流行性急性結膜炎,效果顯著,日本尚有以電針預防復發性扁桃體炎的報道。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針灸還被用于預防癌癥放化療時所出現的各種毒性反應。
 
    為了客觀評價針灸的預防作用,一種是通過長期積累大量病例來證明效果確切,如針刺預防炎癥,觀察例數達七千余例,發現只要被預防者身體反應尚可,即可達到防病作用。另一種則是設立不同對照組進行觀察。一般采取將針灸與其他預防方法進行對照觀察。如通過比較,發現針刺預防流感的作用優于阿的平溶液噴鼻組而低于孟德爾氏液涂咽組。另外,對同1種急癥,哪種刺激效果更好?有人分別觀察了耳針、體針、不針灸對預防產后出血的影響,發現耳針最佳。
 
    針灸防病機理的研究,也引起有關學者的濃厚興趣,并進行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除了眾所周知的針剌鎮(防)痛取得一系列舉世矚目的成果外,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如應用動物研究,探索針灸預防急癥的機理(如休克等)也取得了頗有價值的結論。
 
    (三) 剌灸技術不斷發展
 
    表現在二個方面。
 
    首先是對傳統的剌灸之法通過不斷的探索進行改革和創新,以適應現代急癥的救治特點,提高急癥的治療效果。包括打破傳統的取穴和手法的模式,創建新的方法 。急性腦血管疾病的早期針灸參與,對降低死亡率、減少后遺癥有著重要的價值,天津的針灸工作者,不囿于“治痿獨取陽明”之說,總結出以取陰經穴為主、陽經穴為輔的醒腦開竅法,明顯提高了急性中風的救治效果。
 
    其次是針灸變革方法日益增多。鑒于現代科學技術,特別現代醫學對針灸學科的滲透和影響,各類變革方法如雨后春筍不斷涌現。這些變革方法往往結合了2種或2種以上療法的長處,對開拓救治領域。提高救治療效,都有促進作用。如電針,這種應用最早的針刺變革方法,其鎮痛效果已為極大多數人所公認;水針(穴位注射)綜合了機械刺激與化學藥物兩方面作用,在抗急性感染上有特殊的療效。有些變革方法還能簡化針刺手續,避免針刺意外,減輕病人痛苦。如穴位激光照射,具有無痛、無感染之弊以及較安全等特點。70年代開始應用于針灸臨床后,對多種急癥都有效果,最易為兒童患者接受。目前已證實,穴位激光照射對小兒哮喘、小兒急性扁桃體炎、小兒腹瀉等,效果確切。另外,50年代興起的耳針療法,與上述變革法有所不同,據不完全統計,大約對40余種急癥有效。
 
    (四) 科學驗證療效
 
    進行大樣本對照觀察,是現代急癥針灸確定療效的主要手段,也是重要特點之一。近些年來特別重視開展對嚴重危害人體或最為常見的急性病癥的療效驗證工作,諸如;心腦血管疾病、急腹癥、急性細菌性痢疾、急性黃疸性肝炎、流行性出血熱等等。其中一些病癥已進行了數千例乃至上萬例的觀察。為了解針灸療法在諸種療法中所占有的位置,不少病癥還作了與中西藥物治療的對照觀察。如急性細菌性痢疾,通過與藥物組對照,發現針刺組無論在臨床癥狀(如里急后重、腹痛腹瀉等)的平均消失時間上,還是在大便7天以內轉陰率等方面,均較單純用藥物治療為優。選擇較可靠的客觀指標,進行更深入的觀察,也是急癥針灸治療中正在廣泛開展的一項工作。如采用心功能檢測觀察冠心病心絞痛病人,中風患者進行針刺前后的腦血流圖與血液流變學變化的比較……。這樣就能科學地、嚴格地肯定其療效。
 
    (五) 救治方案逐步規范
 
    在大量臨床觀察和實驗研究的基礎上,一套獨特的、系統而又完整的針灸治療急癥的方案正在逐漸形成。這對于總結、推廣急癥針灸以及穩定療效都是十分有意義的。就目前看,雖還不夠普遍,但在一些較重要的急性病癥上已初具雛形了。一套完整的急癥針灸方案,一般認為應包括:統一的選擇標準和診斷標準(包括辨證標準),基本固定的配方(含相對穩定的加減法)、刺灸法(包括補瀉手法等)、護理及輔助療法。其中以判斷是否為針灸的適應癥為前提,加急性傳染性肝炎,就規定以臨床上確診為急性黃疸型肝炎、病程在2周以內者作為病例選擇標準。急癥取穴上主張有效穴(多經反復驗證)與辨證取穴相結合;手法上,宜適當增強刺激量或多留針;針刺次數每日l~2次,危重期內或急性痛癥可每日3~4次;護理上亦要求細致觀察,重者需堅持守侯等。當然,這一方案還只是十分粗略的??上駁氖?,近年來急癥針灸標準化方案工作正在得到重視,如中風急性期針刺手法的量學研究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本書寫作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在總結整理古今醫家這方面的豐富實際的基礎上,對目前針灸治療有效的急癥嘗試著作一治療方案的初步規范,或許有助于這一工作的深入。
 
    (六) 深入探討機理
 
    關于針灸治療急癥的機理,古人雖然作過一些探討,并提出“調氣”、“治神”等重要見解,但終究比較籠統。建國后,尤其是近三十余年,對此已做了大量研究工作。主要的途徑是借助現代技術的手段,通過實驗研究,從生理學、生物化學、免疫學、微生物學、生物物理學等各個角度,進行分析、綜合、探索。實驗研究包括臨床試驗和動物實驗。截至目前,雖未獲得最后的突破。但已顯露出一些令人振奮的苗頭。以針刺抗休克為例,通過實驗性休克動物的觀察,初步表明針刺的升壓和抗休克作用可能主要是經由神經系統實現的。針刺的刺激可能屬于1種非特異性的傳入刺激,當直接作用于穴位的神經末梢或神經干后,信息由相應的傳入神經上達腦干,經整合后再經傳出神經到達效應器,從而產生抗休克效應。另外,抗休克作用可能還與體內的體液因素有關。當然,上述只是粗線條推測,離探明確切機理尚有一段距離。類似這樣的情況。在機理研究中可以說比較普遍。
 
    雖然,建國以來50年,急癥針灸的臨床和研究已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還需要進一步發展,還存在不少薄弱環節。如作為發展急癥針灸的突破口之一的機理研究,尚待積蓄力量,進行本身的突破;作為現代急癥針灸成熟標志之一的治療方案規范化,亦有大量艱苦的工作。應該一提的是針灸治療急癥病種的開拓問確,我們認為必須重視發掘和發揚祖國醫學的寶貴遺產。一些古代用之有效記載頗多的以灸法治療毒、癰腫等,現代報道已屬鮮見。特別是狂犬病,早在《內經》就有“犬所嚙之處灸之三壯,即以犬傷病法灸之”的記述。之后,歷代醫著如《小品方》、《外臺秘要》、《銅人腧穴針灸圖經》、《針灸資生經》等都有記載和發揮。但現代除《光明日報》在1982年有一通訊外,很少有關臨床報道。我們深信只要針灸工作者和各學科(特別是臨床學科)工作者緊密合作,堅持實踐,開闊思路,多尋途徑,那么,可以相信,一門獨特嶄新的醫學新學科——現代急癥針灸防治學將會在現有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成熟,并聳立于世界現代醫學之林。
(中国教育1台往期回看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關于公司 | 網站簡介 | 服務項目 | 領導關懷 | 媒體報道 | 技術支持 | 意見反饋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兄弟站點:  生意寶 - 國貿通 - 中國化工網 - 全球化工網 - 中國紡織網 - 中國醫療器械網 - 中國服裝網 - 機械專家網 - 中國農業網
   中國保健品網 - 浙江都市網 - 中國紅娘網 - 中國中藥材網 - 糖酒招商網 - Toocle.com - 中国教育1台往期回看
© 中国教育1台往期回看版權所有